90後器官捐獻協調員︰“我們是生命的擺渡人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45

  新華社長沙5月8日電

  90後器官捐獻協調員︰“我們是生命的擺渡人”

  新華社記者袁汝婷

  28歲的孟風雨,這兩年幾乎沒穿過色彩鮮艷的連衣裙,也極少穿精致的高跟鞋。她總是穿顏色偏暗的素色衣褲,蹬一雙便于奔波的平底鞋,背一個黑乎乎的雙肩包。

  孟風雨的黑色背包里時刻裝著她的“寶貝”︰簽字筆、按手印的印泥、擦眼淚的紙巾、出差用的洗漱品小樣、配型抽血管,還有最重要的——三到五份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簽字文件。

  這個1991年出生的湖南岳陽姑娘,是一名中國人體器官捐獻協調員,從2017年3月至今,她經手完成了90例器官捐獻。

  她的工作常態是︰隨時出發,奔赴各個醫院ICU,與沉浸在悲傷中的重癥患者家屬溝通,提出器官捐獻。

  今年年初,在中國女子籃球職業聯賽全明星賽上,五位器官受捐者組成了一支籃球隊,年齡最大的54歲,最小的14歲。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器官捐獻者——16歲的少年葉沙。

  2017年4月,葉沙因腦血管意外導致腦死亡,他的父母決定捐出他的器官,而孟風雨正是全程參與、見證了此次捐獻的協調員之一。

  “我給葉沙買了一頂棒球帽,想讓他看起來精精神神的。”孟風雨仍然清楚地記得葉沙戴上那頂棒球帽時帥氣、安詳的樣子。兩年前的五月,她陪伴著葉沙的父母,將孩子的骨灰安葬在湖南長沙鳳凰山陵園。

  “不是說捐獻手術完成了就可以了。協調員的工作還沒有結束。”她和許多捐獻者的家屬像親人朋友般相處,時不時打個電話聊聊近況,偶爾還會上門拜訪。

  今年清明前夕,孟風雨和往年一樣來到了鳳凰山陵園。微微細雨中,她撐著傘,陪著捐獻者家屬、受捐者鞠躬悼念,時而俯身仔細擦拭著捐獻者墓碑。

  在鳳凰山陵園安眠的555名器官捐獻者中,有32名是孟風雨曾參與協調的。

  “說實話,有時候我也很想念在臨床工作的日子。”當被問及“如果有選擇,是想當協調員還是想當護士”時,她想了想,輕聲說道。

  這份工作給生活帶來的改變是顯性的——

  “我把所有大紅大紫的衣服都收起來了。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需要馬上出發,去見患者家屬,溝通捐獻。”孟風雨說著,摸了摸自己的米灰色外套。

  更大的改變,是隱性的——

  “以前我總是人群中最愛笑的人,天天傻樂。”當上協調員之前,她是中南大學湘雅二醫院移植科的護士,是病人眼里最樂天派的女孩,接觸的都是接受器官移植後充滿希望的病人。

  “現在,我不再是一個傻樂的人了。”擔任器官捐獻協調員的這兩年,這個90後姑娘參加了數十場追悼會。“說實話,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怎麼去安慰家屬,只能拍拍他們的肩,陪著掉眼淚。”

  面對悲傷從不是件容易的事,哪怕她總在經歷,也並不會變得容易一些。甚至,反復沉浸于生離死別中,又將自己抽離的過程,會更加辛苦。

  與悲傷同樣難以面對的,還有誤解。曾有ICU醫務人員告訴她︰“你一來我就覺得我們科又有病人要去世了。”無心之言,卻讓她懷疑自己“被當成了‘死神’。”

  那為什麼還在堅持?

  面對這個問題,孟風雨講述了一個故事︰2018年8月,一歲的涵涵病情危重,靠呼吸機和大劑量升壓藥維持生命,父母決定捐獻孩子的器官,最終,涵涵讓兩名尿毒癥患者重獲新生,兩人重見光明。再次見面時,涵涵媽媽眼含淚水和孟風雨及她的同事握手說道︰“謝謝你們,讓涵涵以另一種方式活著。”

  “以另一種方式延續生命”,這是孟風雨克服艱難、跨越誤解,繼續堅持的原因。“因為我見過接受了器官移植的患者臉上那種重獲新生的光芒。還有捐獻者家屬,他們得知親人的器官仍在這個世界上幫助著別人時,臉上那種欣慰。”

  中國的器官捐獻環境正變得越來越好。用孟風雨的話說,“當我們提出器官捐獻,罵人、推搡的家屬少了,理解和尊重多了。”

  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官網顯示,截至2019年4月21日,捐獻志願登記人數已逾122萬人,實現捐獻23299例。

  湖南省紅十字會數據顯示,目前湖南省登記在冊的器官捐獻協調員共有100人。

  作為百分之一的孟風雨,這樣詮釋著這支隊伍的使命︰“我們是‘生命的擺渡人’,擺渡著患者的希望,也擺渡著家屬的念想。”

猜你喜欢